刚刚过去的寒假,朋友圈里最火爆的“新闻当事人”大概有两拨:被乡村年夜饭吓分手的上海女与江西男,还有“礼崩乐坏”的东北农村里“病入膏肓”的邻里乡亲。没想到的是,纷纷选边站队、点赞评论、感慨愤慨的男女老少,年关刚过就被“实力打脸”,卖相不佳的“年夜饭”被发现不过是网络图片,高呼“乡村已死”的返乡记者竟无法找到那张回家的车票。


这种剧情反转的“假新闻”虽然不是头一遭,但大过年被“键盘侠”们靠着脑补如此大规模的忽悠一番,却有点让人出离愤怒。可冷静下来,为了“噱头效应”放弃了真实追求的媒体固然难辞其咎,但参与其中、作为推手的读者就完全是无辜的受害者?凭心而论,恐怕不得不承认的是,那些让人信以为真的“假新闻”,命中的恰是我们心中习以为常的“印象标签”:锱铢必较的凤凰男、娇生惯养的城市女,倒在骨感现实面前的脆弱爱情,还有我们永远回不去的乡村。这些逆袭的事实所带来的愤怒,与其说是被真相打脸的火辣辣,倒不如说是藏在我们心中的“识人脸谱”被撕裂后的恼羞成怒。

“有什么样的读者,就有什么样的媒体”。如果把新闻的操刀手比作食堂中的主厨,顾客若只过“口瘾”不要健康,主厨们便很容易找到取悦顾客的“重口味”。这种情况下,搭配不科学、饮食不营养的过错,就不该仅仅算在食堂或是主厨的头上。作为读者、顾客或是受众的我们,同样需要反思的是,该如何告诉记者或是媒体、主厨或是食堂,我们需要什么?



在心理学上,早在1922年就把我们刚刚提到的“印象标签”、“识人脸谱”抽象为一个共同概念:刻板印象。这个概念的英文单词来源于早期的印刷排版工人,他们发现有些词语总是连在一块,于是为了加快排版速度就将这些词语直接捆绑在一起制成字模方便使用,这些捆绑在一起的字模就被称为stereotypes。后来,这一概念延伸到了社会科学研究中,专指“人们对某个社会群体形成的概括而固定的看法。”

千万不要以为“刻板印象”像它听起来那样生僻,它其实随处可见。

“你学心理学的吗?那你帮我催个眠吧…”

“你是广东人吗?那你有啥不吃的吗…”

“你家住草原吗?那你们现在还骑马上学吧…”

“那么飞扬跋扈,估计是个富二代吧…”

“你们数学不如男孩子好,要多下功夫呢…”

“你看那个刚倒下的老头,估计讹钱的吧…”

……

你看,随意回想就会发现“刻板印象”几乎包围着我们的生活!无论是职业的、地域的、阶层的、年龄的、性别的,我们用习以为常甚至自以为是的标签将眼中的世界分门别类,用验货的姿态俯视着生活被事实证明,就等着从鼻孔里哼出一声“瞧,我说了是这样吧。”

虽然这样的“刻板印象”和偏见、歧视还有些差别,但在它的笼罩下,城乡差异就几乎等同于着先进与落后,代际冲突就往往象征着保守与开放,时光错落就必然意味着出发与告别。这些绝对的认知,哪怕确实是从海量事实数据中抽离出的大致意象,哪怕偶尔能帮助我们用较高的效率构建通往外部世界的桥梁,但一旦这些“刻板印象”被我们使用得过于熟稔甚至成为习惯,参考的坐标就会变成臆断的偏见,静态的标签就会变成动态的“歧视”,“刻板印象”就会在我们的内心和社会的身躯上不由自主的刻下执拗的烙印,并在无形中加深社会的隔阂,产生不必要的对立与割裂。



更为重要的是,对于我们青年人,对“刻板印象”的过于大意、容忍甚至依赖,已经威胁到了我们探索新知的渴望和大胆尝试的勇气。年轻的最大特征是接受新鲜事物、不同观点的能力与速度,而“刻板印象”提供了一条认知事物的快捷通道,通过媒体的浇灌、书本的叙述、他人的经验来告诉我们第三视角下世界的大体秩序与特征。如若迷失于这条捷径中,我们便会像那些仅仅醉心于技术山寨的跟风企业一样,慢慢失去实事求是、明辨是非的眼力和怀疑探索、自主创新的能力,我们朝气蓬勃的精神气质也会变得老气横秋、固守己见。即使是在中国传统文化的视野中,悟道之路也从来无人可以代替,通向结论的自我选择、说服与论证的核心过程唯有独自摸索,体悟到这般不易恐怕才能感受到“龙场悟道”的精神力量,也或许才彰显了“朝闻道,夕死可矣”的另一种魅力所在。

今天,面对新媒体时代扑面而来的信息碎片,越来越多的价值判断以“刻板印象”的方式武断、蛮横的拥在我们身边,更在市场经济的浪潮中把这些“脸谱化”的笑点、泪点、痛点用工业的方式包装成“卖点”。而越是这样,我们也就越要强调某种稀缺的品质:拒绝“拿来主义”,少在知识面前偷懒;凡事多想一步,用“好奇心”叩问世界;善于用脚问路,以“眼见为实”校准“偏听之辞”。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事实的跟前站立成一种不那么难堪的姿势,我们才能有一些思考或是探索的眼神仍然保有对知识的温情。

中国地质事业的奠基人丁文江先生曾说过,“一个人的人生观是他的知识情感,同他对知识情感的态度。”我猜,这或许也是开学季里,舆论的大课堂给我们上的第一课。让我们对理所当然的“刻板印象”保持警惕与克制,好奇而不轻信、从容而不仓促、坚定而不盲从。毕竟,扯着嗓子的人往往后悔得最快,而兼听与慎断才是一种静水流深的智识。

开学了,祝我们多思多辩多乐!


作者杨子强,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博士研究生
文章来源:团中央学校部


相关推荐:

半月谈:www.zazhi.com/110604.html

南风窗:nanfengchuang.zazhi.com

广角镜:guangjiaojing.zazhi.com


声明:文章来源于网络,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联系作者,还望见谅,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